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7 江西晶昊盐化有限公司     备案号:赣ICP备17001040号       技术支持:中企动力  南昌

决战湿煤季

分类:
分厂资讯
作者:
赵博渊
来源:
富达公司
2021/05/11
浏览量

 

 

        “连正常的吃饭时间都保证不了,断了煤就得操家伙儿上。”哪怕事过境迁一个月,生产已大体平稳,检修班长曾国辉提起过去的一个月仍记忆犹新,不免感慨万千。
          暮春三月,莺飞草长,水木清华,正是普通人携伴出游,野足踏青的好辰光,但于富达盐化这样的生产企业,却成了苦不堪言的坏时节。春暖返潮,煤湿而黏,容易导致断煤,对涉煤设备也会有负面影响,是核心设备锅炉平稳运行的一大障碍。热电车间的汉子们在过去的一个月中,与湿煤断煤问题来了一场硬碰硬的决战。
          煤炭一小块,问题一大堆
        站在给煤机落煤口上方,隔着外部观测孔的玻璃,可以清楚地看到固状的煤粒混着粉末状的煤尘,呈现出一个扇面,源源不断坠入炉膛的火焰。这是输煤的正常状态。一旦看到扇面消失或是变得稀疏,通常就是断煤的信号。
        输煤看似简单,学问不小,煤质好坏、输送快慢都会影响燃烧效果,继而影响蒸汽产量和质量。富达盐化的制盐装置自2004年建厂至今没有更新过,且单套设备运行,对操作提出了更高标准要求。然而,湿煤断煤这种事儿,光靠精细操作无法根绝。提起煤炭的事儿,从生产技术部到热电车间,大家伙七嘴八舌,有许多话要讲。
      “煤湿,黏性重,容易堵,老是要上给煤机捅煤。”说话的是锅炉操作工。富达历来炉机电一体,三个工种全放在一个主控室,一个萝卜一个坑,既要盯盘,又要疏通堵煤,工人的劳动负荷瞬间暴增。
        煤炭从煤棚出来,经皮带机输送到热电车间,再经螺旋给煤机匀速落入炉膛。理论上,中途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出问题。譬如给煤过重,皮带承载不起,会停滞。而给煤机工作空间小,易堵,煤集中在煤斗,黏在斗壁上落不下,更易堵。煤炭干燥时,一切正常,一旦煤湿,处处示警。如果断煤久而难决,为避免空烧,唯有压火甚至停炉。
     “不单单堵煤断煤的问题。”技术员出身的生产技术部长黄玖玖深知湿煤的危害性:“湿煤就算勉强落进炉膛,煤湿水分多,很难充分燃烧,炉温也偏低,不仅产汽变少,还有结焦的风险。”
        以上仅仅是对生产的直接影响,安全环保部同样有话要说:“如果煤湿,烧出来的煤渣难达标,而且硫含量一多,进入脱硫塔,和石灰反应后产生的硫酸钙量也更多,环保的压力噌噌噌地涨。”
        真可谓是,煤炭一小块,问题一大堆。
        问题,是用来解决的
         有问题,怎么办?“当然是想办法解决呗!”对此,热电车间的汉子们说得风轻云淡,仿佛这就不是个事儿。
         最笨最累,但也最奏效的办法是派人守着。目前煤质趋稳,煤炭供应商派人在锅炉平台上守着,时刻观测输煤情况。但在湿煤断煤问题最突出的三月末四月初,都是热电车间的工人日夜守候。守护者中有运行、操作人员,但考虑到运行的平稳性,更多时间都是由车间下辖的检修班负责守护。
         车间里的检修人员,某种意义上就是救火队的角色,一般人干不了,随便拎个出来,无不是技术过硬的骨干。可即便是骨干,提起三月末四月初那没日没夜大干苦熬的种种,检修工们就忍不住话多起来。
       “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三十个小时,大家分组轮流守。”资深检修工习建平习惯性地抹了把额上的汗水,混着手上的油泥,黑脸瞬间成了半花脸,“煤湿对机械影响大。煤本身就重,水分一多更重,不管是碎煤的锤头,还是输煤的振动筛,别看都是钢铁制品,只要煤湿带不动,机械又还在施力,和煤直接接触的部件就容易磨损、变形。”
        说起自身专业的东西,习建平便如数家珍。他举了碎煤机的例子,“碎煤机通过挂锤转动碎煤,碎煤经过筛板分离出颗粒和粉末,最后搅在一起输送到锅炉。锤头本就容易磨损,煤一湿,更严重。”关键在于,碎煤机属于大件设备,每次光是拆除就很费时费力,检修一次通常需要五六个小时。至于给煤机这种中小型设备,振动棒、筛出故障在湿煤季节更是家常便饭,习建平就数次处理过给煤机轴变形松脱的故障。
        为了做到快速反应,检修班选择了在故障频繁的高风险设备处专人重点蹲守的笨办法,碎煤机、除尘器、给煤机、脱硫塔的附近,处处可见检修工疲惫而顽强的身影。办法简单,但行之有效,多次化险为夷。
       “检修考验的不单是技术和头脑,更挑战意志和耐力。”习建平如是总结道。
        一切向标杆看齐
       “很辛苦吧?”
         对于这个有些例行公事的问候,检修班的汉子们仍只是简单地“嗯呐”了一声,风轻云淡,仿佛这就不是个事儿。
      “这个季节每年都有一回,早习惯了。”班长曾国辉说。
      “干好分内事,要对得起工资。”习建平脸上写满笃实。
        老检修工胡静涛似乎不太习惯大庭广众下开口,有些发窘地挠了挠头,“高大上的话我也讲不出,反正跟着车间领导做就是。他守机器,我就巡检;他用扳手,我就用螺丝刀;他拖渣,我就修设备。”
        班长曾国辉口中的热电车间干部,从三月二十五日断煤频频告急起,直到生产重归稳定,都做到每时每刻始终有人在现场。他们有时坐镇主控室,有时蹲守给煤机旁,有时协助检修,输渣不及时甚至轻装上阵,和工人一起人工拖运煤渣。总之,无论形势多严峻,干部和党员始终奋战在第一线,敢为人先,持之以恒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        将在做,兵在看,只要干部党员带了好头,员工自然会见贤思齐,一切向标杆看齐。在这个难耐的湿煤季,问题突发性强,临时有问题,临时叫人,检修班的汉子们真正做到了随叫随到,毫无怨言,可谓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、战则必胜。
        这或许是从业多年养成的职业操守使然,但若无以厂为家的高度忠诚和对企业的向心意识引领,没有一股迎难而上的担当精神和两手水来土掩的过硬技能依托,这个湿煤季注定难熬无果。湿煤季难熬,非常难熬,但富达人面对艰难困阻,终究狭路相逢勇者胜,有惊无险、安然度过。
        走出车间,路过空地,数枝不知名的野树身姿挺拔,正斜对着当空烈日,昂扬而倔强地挺立着,绿荫疏淡,但已成团,尽显盎然生机。我想,这富达的树大概就是富达的人和精神的象征吧?

 

相关附件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